【www.jyzhk.com--中考分数线】

  岁月的脚步匆匆,父亲额上的皱纹轻轻浅浅,承载着他对我无限的爱,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有关父爱的味道为中考作文600字5篇。

  父爱的味道

  天气渐渐凉了起来,我抬着沉重的眼皮,看着车窗上的白雾,那水珠里有这世界的倒影。

  引擎熄灭,车稳稳停在早餐店门口。驾驶座上的爸爸走了下去,我知道该下车了,但蜷缩在口袋里的手却迟迟不想拿出来接触外面的冷空气。爸爸在车外看着我,笑盈盈地俯下身子帮我拉开了车门,“到啦!”风扑面而来,我瑟缩着脖子,低头却看见了他花白的头顶,爸爸什么时候在我不经意间悄悄老去……

  我走下车来,他转身锁车,又自然地把我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放进了他的大衣口袋里,一切都再自然不过。他用他粗犷而强劲的大手包裹住我的手,把温暖传递给我。他捏捏我的手,低头对我一笑,胜过千言万语,我总有些错觉,那生命的养料就像这热量,自他向我,我的身脊一天天挺拔,我一天天长大,他伟岸的身躯却一天天枯萎,一天天佝偻。想到哪一天,会有人把他叫做“老大爷”,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

  “吃什么?”我们站在价目表前,“随便。”我抽了抽鼻子,倚靠在他身上,他是我最安全的避风港。是啊,我是个任性的小孩,用“随便”打发了深爱着我的人。他带着我坐到一张空着的桌子上,用纸巾帮我擦干净了桌面,转身去买早饭,我静静地坐着,只是安静地看着他忙碌地走来走去。他从筷筒里仔细地挑出筷子,然后把筷子拿到大锅前用开水反复地烫,他擦干筷子上的水,最后才递给我……

  等他在我对面落座的时候,早饭端上来了,他吃热干面,我吃炸酱面,当我闻到炸酱的香味从后厨房飘出来时,心下便了然,我那“随便”里的不随便,他是懂的。低头看了看炸酱面,里面并没有我讨厌的葱花,我更明白,是他对老板的特意嘱咐。爸爸了解我的一切喜欢和不喜欢。顿时只觉一阵安心从胸膛溢出来。

  我拿起他为我消毒后的筷子,慢慢吃起来,他很快吃完,坐在对面注视着我,目光如水,温暖澄澈。他在看我快吃完的时候起身,去打了一碗滚烫的米酒。吃完炸酱面,再喝一碗热热的米酒,我的习惯他都知道。

  我吃完放筷,拿起他为我准备好的纸巾,擦擦嘴,他把温热的米酒推给我,“爸,您喝。”“你先!”他看着我,我只能喝了下去。温热的米酒入心间,酸甜软糯醇香,温暖的感觉包围了全身,我怀疑他在里面偷偷放了爱。这些被他偷藏起来的爱,在被我发现以后,没有感激涕零,没有涕泗横流,我只是,静静地,静静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父爱的味道

  咀嚼父爱的滋味就像在读家乡的山。

  我从山里走来,在那遥远而贫瘠的山区,茫茫的天空下,横卧着几个古老的小村。每当夕阳西下,便将房顶上袅袅的炊烟,牛背上牧童悠悠的柳哨声,扯得好远,好远。小时候,父亲常常牵着我的手,走在那坎坷的山路上,一路讲着动人的故事……当我玩累了,父亲常常用粗糙的双手抱起我,亲昵地吻我,用硬硬的胡子扎我,痒痒的。这时,我就会温顺的偎依在父亲的怀里撒娇,“爸爸,那是什么?”“是山”。“山那边又是什么?”“是天空。”“天空下面又是什么?”“又是山”。“大吗?”“大哩。”……我用两只手卷起来,捂住嘴学着父亲粗犷雄浑的声音向着头上唳空而过的大雁嘟嘟叫起来:“大——哩——”

  读山,便是读父亲。

  在我的记忆里,农村的生活是苦的,紧的。每天早晨,父亲一声如响雷般的吆牛声惊醒了太阳,迎着那火红的血球走向田野,走出了一幅希望的风景;每天黄昏,等父亲的锄锹碰硬土块的声音溅出了星星,惊起月亮,父亲才踏着黄昏的脚步,扛着那张银白的弯钩犁铧走向村庄。本应是疲惫的,但父亲一见到我,便倦意全无,他回到家,放下农具,教我玩游戏,顿时,屋子里充满了欢乐的笑声,那笑声一直传到了大山深处。

  读山,便是读父亲。

  岁月悠悠,往事如烟,童年在父亲的甘露滋润下遥遥远逝。我长大了。要到山外面去,因为有一个更广阔的天空、更丰富的世界等待我去了解,去探索。送我起程那天,父亲紧握着我的手,没有一点伤感。父亲说:“孩子你去吧,我等你干大事业……涉过一道道山梁,父亲把我送出了山的怀抱。当我转身向父亲道别时,我望见父亲高大的身躯已成为一座山的雕塑,那慈爱的目光,便是父亲殷切的期待和希望……山的希望是容易满足的。父亲的希望也是容易满足的。那年冬天,父亲送衣服来,他瑟瑟地站在每块砖头都洋溢着现代气息的晋梅中学的校园门口,我对着我的那些浑身都洋溢着现代气息的老师和同学们理直气壮地宣布:这是我的父亲。父亲回去后,便心满意足地痛痛快快地哭了,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在昏黄的灯光下,折射出他的半辈子的艰辛,半辈子或忧或喜或悲或乐或苦或甜的记忆,半辈子山里人的幸福……

  读山,便是读父亲。

  我从山里来,是山赋予我一颗心灵,是山给我风骨支起一个生命,是山给我灵性造就一种性格。读山,便是读山的沉稳,山的厚重,山的傲然,山的绵长,山的希冀……

  啊!苍山似海,父爱如山。

  父爱的味道

  父爱如山,静默无言,悄悄地滋润了我一生的时光,从来不被提起,却一直在心底盈然。有时候,刹那间的一点光一滴暖,都可成为我生命中永不消散的感动,比刹那更短,比时光更长。那次,我尝到了父爱的滋味。

  我从小就挺害怕我的父亲,不,也不是害怕,总觉得他板着一张脸,几乎见不到他微笑,很难相处的样子,心底便会油然而生一股敬畏之意,因此,小小的我老是会想,父亲到底爱不爱我呢?那一天,时值盛夏,我窝在空调房里津津有味地看电视,父亲推开门走进来,面无表情地对我说:“跟我下楼去练骑车。”那口气好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我心里纵使一千万个不乐意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走。

  室外,刺目的太阳闪耀着灼人的光热,射在我的皮肤上,火辣辣地疼,仿佛要把我的皮肤射穿,我皱着眉头咒骂着这破天气,再看看父亲他淡定自若,似乎一点儿也不受天气的影响。我也不敢再抱怨,咬了咬牙,握着滚烫的手把,坐在滚烫的坐垫上,用我那不算娴熟的车技,在父亲目光的注视下,摇摇晃晃地骑到了十米开外,途中,每当我想懈怠时,父亲严肃的神情和深邃的眼神便浮现在我的脑海,激励着我,督促着我,使我在毒辣的阳光下完成了两个小时的训练。

  训练结束,我的脖子、胳膊多处晒伤,母亲心疼的不得了,拿着毛巾一遍遍地给我敷伤口,还用芦荟汁轻抹在伤口上,嘴巴还对着伤口吹气。父亲并没有什么反应,依旧坐在一旁,静静地听母亲数落他,一点儿也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我不禁在心里暗想:真是冷酷无情!

  漆黑色的夜空被窗棂分成几块,闪耀着点点星光,听到卧室门开的声音,我迅速闭上眼睛。一道黑影闪了进来,我眯着眼镜借着月光发现那黑影竟是父亲!他的脚步很轻很轻,完全不比往常走起路来脚底生风的样子,生怕干扰了我的美梦,我紧闭着眼睛装睡,生怕被父亲看出。他悄悄走到我身边,用手电筒微弱的光芒照着我晒伤的地方,轻轻用手抚摸着,过了一会儿,又悄悄离开,似乎一切从未发生。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中暗想,曾有多少个这样的黑夜,父亲来过我的卧室关心我?我竟然浑然不知,还怪他冷酷无情。原来,父亲是爱我的,只不过,他的爱从不张扬,宛如一朵野花暗暗吐露芳香。

  岁月的脚步匆匆,父亲额上的皱纹轻轻浅浅,承载着他对我无限的爱,那一夜,我尝到了父爱的味道--甜甜的。

  父爱的味道

  小时候,无论爸爸去哪里,我都像跟屁虫一样的跟在后面,我走累了,就让爸爸背着,我的手搂在爸爸的脖子上,甚至还在他的背上睡着了......

  转眼间,我都长大了,可小时候的事我仍记忆犹新。那时候也依然是那么平静,深沉;月,还是那么亮,那么圆。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却依旧伫立在那雪地上,深深刺痛我的内心。

  在冬季的那一天,天上飘着鹅毛般的雪,我与同伴只能走着去上学,这雪一天都没停,到了我们下晚自习时,那雪依然还在下,我和同伴一边走,一边举着伞并且瞒怨说:怎么还没人来接我们呀!算了,不计较了,还是自己走回家吧!前面驶来了一辆车——脚蹬三轮车,我仔细一瞅。哦,原来是我爸。于是,我和同伴加快了步伐往前赶。我看见爸爸只带了一顶单薄的帽子,手上没有带手套,可他那双手冻得向红红的苹果,我还看见他那平时发黑的脸也冻红了。爸爸什么话也没说,只说了让我们坐上车来,爸爸顶着风雪一摇一摆的使劲的蹬着车,并且出了一头汗。我看见了爸爸在擦头上的汗,于是,我对爸爸说:爸爸,您停一下车吧,我下去为您赶一会儿车吧!爸爸只是对我说:不同你赶车,你只要在上面做好就行,其他的不用你管。在他答复这句话之前我早已料到他会说这句话。月光照在雪上,却是那么美,可我总心痛。

  夜,好静谧,月光的映衬下,再次看到爸爸的影子。有一种东西触动心灵,平淡却深刻。

  我想:我真是太幸福了。可现在我并没有原来的那么幸福,真想回到以前的家庭生活,一家人其乐融融。既然时间不能倒流,那我就努力学习,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实现。

  父爱的味道

  拾岁地时候,父母离异了。于是,我便跟着父亲过起了单亲地生活。

  我不能忍受没有母亲地日子,整天大哭大闹。每到这个时候,父亲总是一言不发,默默地坐在我地身边,看着我。而这时地我往往会变本加厉,捶打父亲地脸,向他要母亲。当我实在不讲理地时候,他也会悄悄地走出家门,任我一个人在家里肆意发泄,直到我稍稍安静下来,便会听到他开门地声音。父亲回来了,带着红肿地双眼,轻声对我说:“别哭了,孩子,父亲会好好照顾你的。”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那时父亲总是在我大发脾气地时候躲在门外悄悄流泪,抽着闷烟。地上地烟蒂和红肿地眼睛告诉我,父亲与我一样痛苦和悲伤。

  在这样地门开与门关中,生活在继续着。

  为了让我过得更舒服,父亲向单位申请调到工资较高但工作很辛苦地岗位,每天几乎都要熬夜,到很晚才敢回家。一个又一个地晚上,我总是在梦乡中被父亲开门地声响惊醒,尽管父亲极度小心,可是这个家太小了,总也藏不住父亲疲惫地声音。那时,我总是侧耳细听,钥匙转动了,门开了,父亲进屋了。他轻轻地脱下了鞋子,又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又蹑手蹑脚地拧开房门,见我“睡着”了,才又放心地洗漱,入睡。第二天很早地时候,又会听见他穿上鞋子轻轻开门出去,开始新的一天地奔波。每每这时,关门地回响总是在我心头萦绕,这样的声音告诉我,我的父亲是多么爱我。

  就是在这样地门开与门关中,我慢慢长大,父亲却渐渐显得苍老。

  年轻总是和叛逆相伴,我也不例外。那一天,因为我考试成绩不佳,和父亲发生了顶撞,一气之下,我重重地关上房门冲了出去,任凭父亲在身后大声呼喊,就是不愿回头。天色渐晚,内心也渐趋平静,才惊觉刚才地那一下关门是多么地过分。想起父亲几年来的辛酸和操劳,我在心里骂着自己:“您这个不孝的儿子!”于是,我又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回到家门前,谁料父亲刚听见响声就立刻开了家门,见到是我,一句责怪地话也没有,只是含着泪水说:“饿了吧,赶紧吃饭吧!”

  又一次见到父亲在流泪,我明白了,这样地一个家,装满了父亲对我地无尽地爱;我家房门,锁住地是浓浓地父爱情深。

本文来源:https://www.jyzhk.com/zhongkao/175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