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jyzhk.com--中考分数线】

闲暇的午后,约友溪边垂钓。

小小的意外,终是到达小溪附近的十字路口,低头看了看时间,已超出约定时间十余分钟。颔首,发现恰是红灯,拿出手机安抚不断发信息催促的好友。

一个身影缓缓地向红绿灯路口走去,抬头只见红灯闪烁,一青年男子低头看着手机,踏上斑马线。心里轻啧一声,看手机也就算了,还闯红灯,该说是大无畏?随即就低头在手机屏幕上打着字。

“砰”——

一声闷响令我顿住了打字的手指,有些呆愣的目光上移,看到先前的那个男子右手握住屏幕微亮的手机,倒在地上。一辆红车停在不远处,但两侧的车道仍有轿车飞驰而过,后边还有辆黑车轿车鸣着喇叭,似在不满前车挡住了前路。

视线转回看那男子因疼痛而扭曲着的五官,内疚感悄然漫上心间:我本来可以拦住他……本来……他会没事。本来,我可以……

逃也似地离开,对溪边的友人轻提此事,神色中带着几分愧疚。

天,淅淅沥沥的下了点小雨,无心钓鱼,与友人在溪边走走便回家罢。

工厂的排污口直通河道,一些黄色液体持续汇入河道,衬着黄昏的夕阳,看到如此不堪的一幕,便与一旁的人唏嘘:“这……什么素质……”看到不远处漂浮的鱼尸,乌黑的河水使人的心情越发地沉重。

我道:“不是第一次了。也没有人去举报。”友人轻叹:“是啊,又有谁会去淌这浑水。”

踏着浅浅的积水,回家路上,在街角撞见面熟的独居老人跌倒在地上。路上人大多行色匆匆,偶尔有人驻足打量却又转身将“关我屁事”写在脸上快步走开。

大概我就是其一,继而又想起层出不穷的碰瓷事件,稍稍停留便走开了。

几天后,听闻居委会大妈是那独居老人逝世后,我愣住了。

本来,我可以……

本文来源:https://www.jyzhk.com/zhongkao/112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