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jyzhk.com--学校排名】

赞美雪的文章

  赞美雪的文章精选(一):

  雪情

  秋风萧瑟,独倚栅栏,极目远眺。

  这期望与等待的姿态,定格在秋与冬的交界处,年年如旧,很久,很久了。

  儿提时代,我就盼望着你的到来。那个时候,你来陪我玩耍,开心,快乐,无忧无虑。

  但是,此刻等你的情绪与过去的不一样了,有了那种成熟的,割舍不去的情感,也有了些许羞涩。于是,便有了年复一年执着的期盼。

  当你在异国他乡飘落的时候,我会嫉妒,我会悲哀,我会让季节的风告诉你,我在等你。

  我们相会的季节就要到了,我焦急的等待着,心急,情更急。

  也不知怎样了,这几年来,她总是姗姗来迟,有人说,此刻是暖冬了,也许是她不适应这样的气候。

  是的,我喜欢你的性格,你总是倔强的开在寒冷的冬天。

  然而,我更喜欢你飘飘洒洒的舞姿。

  你的舞姿,时而疯狂激烈,横扫被深秋掠过的大地,似乎要拂走人间红尘,让人世变成一片洁白。

  你的舞姿,时而温柔浪漫,在没有风的日子里,你慢慢的开放,缓缓的飘落,开在我的肩上。当你开在我脸上的时候,却变成了小小的水滴,轻轻的同我调皮而又欢快的玩着柔情似水的浪漫。

  你常常开在我的窗台上,与我隔窗细语,说着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懂的悄悄话。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你就为我的窗上开满冰凌花,点缀着我寂寞的夜晚。

  你舞着原野上的风情,舞着冬日里树林中的春梦,舞着冰河下面的思绪,舞着冰山上绽放的雪莲,舞着人们圣洁的向往。

  当你停下舞步的时候,便是雪浪滚滚,满目苍茫。

  人生,有许许多多的等待。等待机遇,等待幸福,等待情人,等待浪漫。而我却等待着她到来的季节,年年岁岁。

  春天,望着粉红色的花蕊,我却想着她绽放时雪白的花瓣儿。

  夏天,在浓浓的树阴下,望着碧绿的树叶,我却想着她开在松枝上的妩媚。

  秋天,人们收获金色的时候,我却想着让她白色的冷艳洒满大地。

  我真的不明白,这样的等待,在我人生的过程中还会有几次了,我珍惜这样的等待。

  但是,我却无法收藏你自然的美貌,于是,我只好把开在松枝上的你做为我的背景;把飞舞旋转着的你做为我的背景;把原野上晶莹圣洁的你做为我的背景;把你银色的浪花做为我的背景;摄进我生活的底片。

  当春天来的时候,我们相会的季节也过去了。你却把我们的温柔,把我们的浪漫,把我们的激情,悄悄的溶进了小溪,溶进了大河,溶进了大地,也溶进了小草和小花的躯体,让我们的相会,延续每个季节,情到长久,永不苍老。

  赞美雪的文章精选(二):

  一片片初雪,一片片情

  早上起床,驻足窗前,惊喜立刻涌上心头,窗外,一场期盼了很久的雪不期而至。片片雪花像一个个白色的精灵,摇曳着轻盈的身姿翩翩而降,飘飘洒洒。

  按捺不住喜悦的情绪,急匆匆下楼,仰望天空,任漫天的雪花温柔的抚摸我的长发,亲吻我的脸颊,仔细聆听雪落的声音。张开双臂,想把这恬静与柔美尽情拥抱。伸手接一片雪花,双手紧握,感觉它融化在我的手心里,也融化在我的心里。闭上眼睛,品尝这甘甜清凉的味道,只想把这珍贵的感觉留意收藏。

  这是一场初雪,是这个城市今年的第一场雪。虽然它姗姗来迟,雪片也是那么小巧精致,可它还是一样的纯洁温婉,一样的深情款款,一点也不影响我对它的喜爱之情。

  雪越来越大,很快,它们就从一个个小巧的精灵,变成了一个个毛茸茸的白蝴蝶,挥动着翅膀,在我身旁欢快的跳跃着,尽情的嬉戏着,调皮的将我团团围住。北风也是那么轻柔的吹着,生怕惊吓了这些可爱的生灵。雪落地而化,很快,大地都湿润了。

  在城市中生活了很多年,虽然也邂逅了大大小小很多场雪,但在城市中,为了车辆和行人的安全,总是会及时的清扫路面上的积雪。所以,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见过那么完整,那么彻底的雪景了。透过这雪花,我恍然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儿时的小山村。

  在我的记忆里,总记得家乡的雪个性的大,那真是“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每到下雪,都是鹅毛大雪,如棉花,似柳絮,随风而下。天地间连成白茫茫一片,好似在天地间拉起了一片帷帐,很有一派“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观场面。雪下厚之后,放眼望去,所到之处,银装素裹,朦朦胧胧,如诗如画,白的刺眼,白的可爱,真仿佛置身于一个粉妆玉砌的童话世界。

  在冬日里,乡村总爱办喜事,总也忘不了那一场场雪地里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总也忘不了那红红的囍字,那红红的盖头。忘不了家乡父老乡亲那淳朴开心的笑脸和忙碌的身影,忘不了那乡村上空升起的袅袅炊烟。

  因为有雪,风景如此美丽,空气如此清新。因为有雪,步伐变得轻快。雪,洗去了尘埃,荡涤了灵魂。雪,滋润了每一个人的心田,给人们带来了来年的期望。

  有人说,天空中的每一片雪花都是一个祝福,我觉得,每一片雪花也代表着一个期望。在这美丽的雪天里,期望漫天的雪花带给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满天的祝福与期望。这个冬天充满温暖,只因有你的深情陪伴,祝愿我的亲人爱人一生平安。

  赞美雪的文章精选(三):

  牵你的手,赴一场风花雪夜的梦

  牵你的手,赴一场风花雪夜的梦

  驻首南望,岁月开始凝结,时间变得永恒,眼前白茫茫一片,是那条通往你的幽径吗?

  多少次南望的夜;多少颗孤枕难眠的眸;多少个梦中的你。昙花一现的微笑,在模糊中离去,留下了一片白,白的要把我记忆释去。

  天公欲作美,抖擞降英才,恰似柳絮因风起,春风一夜梦无垠。你之所愿,我愿赴汤蹈火以求之;你所不愿,我愿赴汤蹈火以阻之。只因有你,才有我的存在,肩与肩的依靠,消失在时间的尽头。

  答应过你,牵你的手,赴一场风花雪夜的梦:牵你的手,喝一杯忘却尘俗的酒;牵你的手,弹一曲心旷神野的歌。牵你的手,没有刘兰芝与焦仲卿的遗憾,无需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维美,不要罗丝与杰克的悲情。只需一场雪,一条幽径,一眸温暖,一份浪漫。两个人,两颗心,两个并排的雪印。

  以前想过,何曾几时,与你赏一回大漠孤烟,睹一次钱塘风浪,曾几何时趟过断桥残雪,踏过绿草如茵。你说过,你要去香山览一片枫香,要去长城踏一次宏伟;你说过,你要拥抱一下胡杨,允一汪甘泉,你要去瀑布下,关一会沧海。

  很遗憾,这些的这些,都没有我的相伴,因为时间,所以把它寄去永远。然而在这儿,我大胆的要求,牵你的手,从这条幽径走过,雪会变得更白,路会变的更远,树也为我寂寞,星星点点的人头,星星点点的灯,星星点点的乐曲,交织着我们的梦。

  牵你的手,漫步于雪中,指尖上的温度,冰释着我即将凝固的血液,爬满了我没一处神经,没有语言,没有激情,只有沉默和心与心的淡定;没有交易,没有权利,只有清新和山与水的自然。

  以前我说过,你是一朵雨,羞涩地滴在我手心,安静的绽放,安静的呼吸,每一个心跳都滋润了我的眼,选取何时落地,取决于你的情绪。此刻,我想你是一牟雪宛若冰山上雪莲的脱落,摇曳着醉人的舞姿,落心的那刻,你开始怒放,挣扎甚至消散,你不容我的手触到你的白,更不忍心看到飞扬的尘土。

  多想静静的把你遐想,静静地孤望,你化去的背影,模糊了我的视线。还未来得及替你拭去眼泪,那片透心的白,偷偷的将我的泪拭去。

  我的呼唤,牵你的手,赴一场风花雪夜的梦。

  赞美雪的文章精选(四):

  暮雪倾城

  冬天是一个删繁就简的季节,所有的华丽一一退场,露出原本的面目。只有车流如旧,奔跑、蠕动、或者停滞,从拥挤堵塞中走来的女人,来不及脱掉夏日风情,就无可奈何地穿上了冬天的外套,清瘦的树影伫立在街道两边或隔离带中,默默地梳理着往日的光阴。

  我猜不出这些雪尘会飘飞成何许模样,或者会延续到什么时候,我只是担心这些雪尘还来不及舒缓,就被冷风给吹散了,或者被城市的呼吸给融化了。若是在久远的年代,这些雪尘自然会演变为燕山雪花的吧,或者,呈现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那时有低矮的老墙,围着安静的时光,厚厚的积雪覆在墙头,撒满鸡鸣与狗吠的声音。

  眼前的雪尘自然没那阵势,也没那欢畅,只是轻微的飞扬,轻微的旋落,不见落地的模样,也不见被风裹走的迹象,地面上是浅浅的湿痕,脚踩上去不滑,也不虚浮。空气中弥漫着一丝雪的味道,更多的则是城市的气息,与我共着呼吸,并给了我赖以生存的睡眠、静思以及平凡而有梦的时光。

  时间渐渐地滑入暮色之中,这个多年来与我耳鬓厮磨的城市,纵然有诸多现代化元素的堆砌,却拥有着一种由内而外的气韵。暮色中,那气韵渐渐地发散开来,覆住了假装睡眠的楼房,覆住了假装安静的街道,覆住了假装漫无边际的车流,覆住了假装哑巴的广告牌匾。暮色愈来愈深,行人渐渐稀疏,而雪花却像翩翩飞舞的蝴蝶,在如诗的意境中径自放飞它轻灵的思绪。那些飞舞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破茧成蝶的,居然被我忽略掉了,即使到了此时,也依旧像一条源头太远的河流,若明若暗,时断时续。

  城市的温度似乎总在冬天之外,雪落在地上转眼就化了,柏油路面上水汪汪的,泛着青幽幽的光,照着飘飘摇摇、纷纷扬扬、铺天盖地而来的暮雪。傍着暮色走在雪中,天遥地远,只有雪,在身前,在身后。左左右右也是雪,都是雪,惟有雪。掉光了叶子的树渐渐被雪勾勒出一些明快而简洁的线条,如果有心,你会发现每根枝条的走向与弧度都是唯一的,看上去雪白又晶亮。坚守着最初信念的那些叶子则被雪装扮成毛茸茸的模样,甚至连整个树冠都蓬松起来。低矮的灌木丛上则堆满了从天上落下来的软云,一团团,一片片,连绵不断,呈现深深浅浅的意境。

  穿大街,走小巷,我看到漫天雪花悄悄拼接出一条银白的路,脚踩上去感觉软软的,让人沉迷,让人流连。那些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店铺,熟悉的曲里拐弯,都被暮雪化了妆,简洁、明亮,变得柔软。小巷原本安静,此时更见寂静,雪落在伞面上的声音,若不细听便悄悄地匿了它的踪迹。远处,大大小小的脚印叠加着印在雪地上,像是在诉说着什么,深浅不一。一些车痕偶尔会合,偶尔交错,全无规律可寻,像是生活,总在预料之外。

  此时,头上也许正有一些稀疏的星星在闪闪烁烁,却被暮雪给裹住了光芒,我没有看见它们,即使看见了,也会借星星的眼去看这一场倾城之雪的吧。无需锦上添花,眼前的雪花好象有着千情万绪的表达,它们一片接一片地从天上落下来,深切切像内心花朵放射出的馥郁,倾城,倾色。车灯穿过密密的雪晃过来,温和,温柔,不像平日那样刺眼,也不像平日那样总让人辩不清距离,灯影过处,一些雪花明亮,一些雪花幽暗,恰似我们的生活,一半欢愉,一半忧伤。

  红尘三千丈,暮雪倾城时,我看到自我过去的身影,也看到自我未来的身影。

  若干年后,若干年后的若干个冬天,不思量,自难忘,这蝴蝶翩舞的时光。

  赞美雪的文章精选(五):

  雪

  绍兴要下雪了,老家已经下了好几场了吧?!

  有一个问题,我一向心存质疑,那就是我关于雪的最早的记忆。在我脑海中,总有一幅画面:一位新娘,被一群闹婚的小伙子逼的进不了婆家门,有些气恼地把自行车一摔,坐在胡同拐角处不算高的柴堆上,柴上面辅着厚厚的一层洁白的雪,和新娘的红围巾辉映,煞是好看!新娘是大伯家的儿媳,也就是我的嫂子,而她的儿子只比我小三岁,四岁左右的我,能记事儿吗?但那鲜红的围巾、洁白的雪确实美的耀眼,美进心底!

  小时候,老家的雪,真的很大。有时,一连下好几天,每一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扫雪。自家的院子里,从北屋门到大门口、到厕所、到东屋、到西屋,全是纵横交措的小道;大门外,从门口到东邻、到西邻、到大街,也全是延伸相连的窄路。雪更大的时候,一天要扫三四遍。扫起来的雪,堆在房前屋后树下,竟会到来年开春才会融化。

  那个时候,村里的小孩子也真多啊,等不到雪停,就都跑出来了,虽然拿着扫雪的工具,但都不会真的扫雪。打雪仗、堆雪人,这种常规游戏就不用说了,我们还会开发各种新玩法儿。比如:冬天屋檐上都挂着很长的冰凌,我们个子小,高处的够不到,就顺手抓一把雪,团个团,对着冰凌扔过去,看谁砸的准,砸下的多。有时,一不留意砸到出门的大人头上,吓得四散逃跑;也有时,雪团扔出去了,没砸到冰凌,自我倒是滑了个屁股蹲。

  关于打雪仗,我还有一个小小的不太和谐的回忆。好像我还是小学生,二哥初中,大哥高中。寒假中一场雪,下了三天,厚厚的覆盖了我们村,那个时候,我见识少,眼中只有我们村儿。我老家院落小,在相隔大约两百多米的村西头盖了处新的院落,估计是准备给我哥结婚用的。寒假里,我两个哥哥住在那里,那里自然就成了男孩子们的天堂。中午,我去喊两个哥回家吃饭,一进门,看到有一群大男孩儿正围着两个和他们差多高的雪人追跑打闹,雪人还穿了衣服,而那十来个男孩儿身上粘满了雪,要不是跑动着,真分不清哪是真人哪是雪人。我站在大门内对着人群中看似我哥的人喊了声回家吃饭,不料,我二哥拿着一大团雪向我抛来,我下意识地一转身,那团雪落在了我的脚后跟处,散开后,里面竟然包着半块转头!回家后,向我妈告了状,等我二哥一进家门,正在扫雪的妈妈兴起扫把对着二哥就打,二哥回头就跑,结果一头栽在树下的雪堆上,我妈赶紧扔了扫帚,又去拉他。

  小时候,是不怕雪的。我读初二的时候,有一次,雪从周六下午一向下到周日下午。乡镇中学星期天晚上是要上晚自习的,我一个人踩着厚厚的雪,深一脚浅一脚,步行了四里路,到了学校,没人,又走回了家。那个时候,穿的衣服和鞋子都是自家生产的棉花做的,我怎样也不怕湿透了鞋袜?还是本来发自内心的想在雪地里走个痛快?

  大人好像也不怕雪。有一年春节,雪从腊月二十九一向下到新年初一,脚踩到雪上,鞋子能被埋没。即使这样,也消减不了人们走亲访友互相拜年的热情。那一年拜年,交通工具基本上都是牛车、马车,我爸爸这个兽医,不明白给多少牛多少马接了骨。

  随着年龄的增大,雪反而越来越小。再一次关于大雪的记忆是在我教中学的时候。那时候,我还很任性,在操场上,半尺厚的雪上,尽兴的跑了一圈,打了几个滚。结果,因为这个场景,结了一段不成熟的缘。

  在南方生活了十多年,也经历过几场雪。但南方的雪,总但是瘾。一是南方的雪下不大,即使大片的落下来,落到地上,也随即融化了;二是南方常绿,雪落下来,即使不化,也少了北方苍苍茫茫、一望无垠、天地一色的壮美辽阔。(突然想起一句歌词: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读不懂塞北的荒野,对,有点这种意境。我终究是来自北方的女汉,女流浪汉!)

  绍兴一个月前飘过一次小雪,只能在车后备箱上堆一个小小的雪人,这都让儿子兴奋的不得了,此刻的小孩子真是可怜!

  天气预报说,今晚绍兴开始下雪,会有三十年一遇的低温暴雪,不知真假!但愿明天早上醒来,外面会有厚厚的一层雪,让我带着儿子好好的去雪里撒个野,打几个滚,过把瘾!

  赞美雪的文章精选(六):

  雪忆

  新的一年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临近春节的气候总是格外寒冷的,明明还是白昼,天空却灰暗地如同夜幕降临一般,下班之后,天空飘起细小的毛毛雨来,迎面而来的,是刺骨寒风,我裹紧了羊毛大衣,脖子下意识地往厚厚的围巾里缩,前些日子,总是不愿往身上过多地添加衣物,因为不仅仅仅是视觉上看起来臃肿,身上更是显得笨重,比如走个路,总觉得肢体不够利落,厚重的衣服成了很大的阻碍,而此刻心里却在暗自庆幸,早晨出门前的明智决定,南方的冬季虽不如北方寒冷,但于从未体验过北方气候的南方人而言,每年的一月,可谓是冬季里最难熬的一个月。

  我照例乘车回家,飘在车窗上的雨丝,虽看起来是斜着的,但极为规整,等到雨丝积少成多再也承受不住水分子的重量时,就会迅速往下滑落。这是个搞笑的现象,玻璃窗上的那些雨珠像是在彼此较量,谁的承受力更为强大一样,每一颗滑下的雨珠都在做垂死挣扎,但又在不断地往下滑落,越往下滑,雨珠的重量就更深一筹,承受力也就越低,一颗雨珠和另一颗雨珠融合,再往下滑,再和另一颗雨珠融合,最终滑落在车窗的最低点。这其实就是一个多米诺骨牌的效应,只要上方有重量,下面的,就永远不能独善其身。

  我没有带伞,其实是我不想打伞,其中缘由并不是文艺腔太重,想装装在雨中行走的潇洒感,而是我太懒,懒得打伞,所以就任凭雨滴轻轻地砸到我的身体上,那些雨滴,在霓虹灯的照射下,看起来像白雪一般,我好几次都有这样的错觉,灯光容易混淆人的视线,灯光熄灭之后,雨又变回了雨,小小的失落感油然而生,我是喜爱雪的,印象里,我只亲身经历过两场雪季,那是在我的家乡,一次大雪,一次小雪,儿时见过一场很大的雪,那年婆婆还没有去世,总是喜欢和妈妈在火炉旁缝制缝缝补补的,我早晨起来,见大地一片雪白,泥堆的小水洼里早已结成冰渣,看见天空飘起白色的鹅毛大雪,兴奋极了,迫不及待的在地上堆砌雪人来,这还不够,又跑到天台上去,看见天台上池子里的水结成了厚厚的一层冰,穿着妈妈做的布鞋就踏上去嬉戏玩耍,滑滑的,布鞋很快就被冰水浸透,但即使手脚已经冻得麻木,心里也是满满的满足感。

  之后又下过一场雪,那是在很多年以后了,那时,我已经长成一个大孩子,婆婆已经去世,妈妈也早已不在身边,我兀自站在教学楼的走廊里,看着低年级的学生为这场根本不算雪的雪满心欢喜,我在它们的眼神里看见了我当年的激动,他们伸出手等待着雪花飘落在手掌心的样貌,跟我当年一模一样,也或许这个姿势只是人的惯用习惯,而那场雪但是只是些稀松的雪点,飘摇在天空,大地并没有被染成一片白色,它们还没有用雪的方式与大地接触过,就化成冰水流淌在水洼里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亲身见到过孩童时期那样大的雪。

  我一向觉得,自我的记忆力很差,但奇怪的是,儿时的记忆,很多重要的事情都已经变得模糊起来,而生活中的那些琐碎言语以及很多人的一颦一笑却记得十分清楚,有时候回忆起来,放佛还是昨日。

  恍惚中醒来,那段时日,已经与我相隔十多个年头。

  关于大雪的记忆,我已所剩无几。仅此记录,只是唯恐很多年以后,我将它们一一丢弃在回忆里。再也无法捡起。

  赞美雪的文章精选(七):

  雪中,我的黑河

  关于一条河的凝视,眼眸深处流淌着一种久远记忆里最默契最深刻的意境,它灵动,它沉思,它寂静,它默然,它守候,为着这片永远的热土,为着潺潺水声的婉转,为着傲然屹立在身旁密密咂咂的树丛,似有一万个理由,容她生龙活虎,欢腾雀跃,汹涌激荡着前行,永不停歇。

  “雪落黄河静无声”,在雪落黑河时,我就站在黑河边上,在沸腾的雪花间,在冰凉冰凉的空气里,在柔软的踩上去清脆作响的积雪上漫步、眺望、思想、听雪。

  听雪,停下脚步静静地听,听雪落进黑河的声音,像极了,婴儿在母亲腹中韵律十足的颤动的胎心;像极了,母亲因为奶水不足看着我瘦弱的身躯那一声轻叹;水越过石头的浪涛像极了我在母亲腹中伸胳膊踢腿的顽皮,引燃母亲惊喜的微笑。无垠的大地怀抱着河流,河床里有一股水安静而欢快地流淌,清澈而安祥,无声无息地流向远方,多像母亲养育我长大,平实无声里走过平静如水的日子。

  黑河,您是我的母亲河。

  但雪花起舞时,我抚摸着轻柔的天赐的那些冰凉,心芬芳而期盼,看对面正在高大起来的楼宇,安静而落漠地矗立,偶尔还有几个工人在楼层忙活,电焊的火光还在闪烁。

  我的希冀如那些火光闪烁,我要去飞雪的黑河边,看最美的冬日。

  河边的树,茂密而亲昵,细细的枝条簇拥着紧挨着,祼露的肌肤被雪包裹,如一袭白衣的侠女,守望飘然而至的侠客,抑或侠骨柔肠只为看雪花飘落的美丽。那些丛林披着一身的雪花,格外美丽,格外壮观,格外迷人。黑河边此时的景,就如冬日的新娘,美丽动人。河水清清静静地流,雪花轻轻柔柔的飘,树枝或祼露或顶盖温柔的雪花摇曳,昏暗的大地在一片洁柔娇媚的色彩间纷纭。多想,站成一棵树,矗立在黑河边上,享受雪花的拥抱,润染那种沁入骨髓的冰凉和渗透肌肤的亲吻,看白茫茫的大地安祥如一位慈爱的老人,讲述关于黑水国的传奇。

  黑水国是我们久远的城池,传说一千多年前一夜间的风沙彻底将它淹埋,从此就成了连绵的沙砾丘壑,城池被沙砾浇灌成了沙丘,而腹地深处抑或城池的血脉,构成了一条河流,从此,黑河水就一向或瘦或肥地流淌,长年生生不息,它是祁莲山的雪水融化汇聚而来,流向遥远的内蒙额济纳旗。

  对于黑河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本不想细究,因为水总是要潺潺而流,除非你阻断了它的去路,让它绕道于你所期盼的地方。在干涸的家乡,有一条河,水就这样绵绵不断地流向远方,总有人睿智聪慧,热爱这一弱小的水流,又能为这弱水一言九鼎,并把热切的目光伸向黑河的梦境,将它阻挠,让它滋润一下大地干燥的嘴唇,好像额济纳旗的胡杨也在等待千年雪水的润泽,只是分流一点,留在母亲的腹地,孕育一下它的枯黄,让大地丰腴而柔荑。因为,黑河,她是我们的母亲河。

  一场雪,就这样将黑河秋色,用最为轻柔的抚摸将它飞转,冬的美丽骤然降临,在这交替间黑河水还在缓缓地流淌,等它慢慢地冰封,化作一片晶莹,晶莹的只是三九天的河面,河底的水其实一向的漫流,鱼儿在腾跃。

  河道不远处的那一片沙漠我们治理了多年,每年春天我们都会将它踩踏得凌乱不堪,置入一些似草似树的苗木,一年又一年,它们终因经不住太阳的烘烤,就那几株坚韧地抗御了恶劣顽皮的风暴骄阳,枯黄枯荣地存活,一如在这穷山恶水延繁而强大的人群。最后,那些低矮抗旱的权木栽培存活,一丛丛地伸展着坚硬而枯瘦的枝桠,根须交错,遏制了风沙的移动,我们的黑河才一向美丽无比。

  八九十年代,这儿还在飞沙走石,沙尘暴肆虐。那时的春,就是风卷着黄沙,让人不敢睁眼。如今,不知哪位伟人,提出重视生态,一时间,变化天翻地覆,新区、湿地应运而生,这儿也有了江南般的花红枊绿,燕飞鸟叫,湿地荷艳,从春到秋色彩斑斓。

  人们将那片芦苇荡又还原回了它本来的面貌,想想那些稻谷与自生自长繁盛茂密的芦苇何以抗衡,还不如还它苇叶青青,苇花飞扬,一池荷花妖娆。

  故乡,四季分明,春的青翠,夏的炽热,秋的丰硕,冬的洁净,在这更替里总有新的意境,一岁一枯荣,一岁一峥嵘。

  这雪没完没了,飘飘洒洒,风越刮越起劲,仿佛告诫人们,冬天了,该想起棉衣、手套、围巾、帽子了,想起温暖时,该是想起关心一下我们的亲人是否在暧暧的屋子里舒适地微笑,还是在冬日的骄阳里谈天说地晒太阳。

  母亲的关节是否又在这寒风里疼痛,打一个电话问候或嘱咐一声,下雪了,地滑,就呆在暧暧的家中,不要逞能锻炼了。母亲的坚持和韧性,是我所不能及的,这样的天,我的确最怕她坚持。

  有一份担忧总在心底飘渺,每在弥漫的雪中享受这份冬韵独有的魅惑时,总是想起,那年在大雪纷飞中坐在从甘南回到家乡的车中一路所遇的景,雪花肆无忌惮舞蹈着美丽的身姿大片大片地飘落,美丽了山恋,洁柔了村庄,也惩治了路人。山道弯弯,狭窄而陡峭,坡道上的车辆异常艰难地蠕动,车轮上带了铁链,还是有车滑进沟壑或翻滚在路边,看着雪中的他们,满脸的凄婉和惊恐,那一刻我期望雪花停止在空中,我更揪心的是同样奔忙在路上的弟及和他一样的人,不知他此时在哪里?是否在一样的雪中在一样陡峭的坡道上留意翼翼地前行。我在心中祈福:雪域大地一片安祥。

  湿地的野鸭不知飞向了哪里?也许在它们温暖的窝里,等雪停了,在冬日暧阳里出来晒晒太阳。越冬的本领,它们不比人类差,我本不该牵挂,因为深爱。

  滨河的那些孔雀,是否也躲进了为它们搭建的窝棚,它们美丽的羽毛在飞翔中被树枝撕扯成断残的枝条,但它们依然会骄傲地开屏。自信就是一种美丽,那怕展示给世人的是一份残缺的美,残美依旧能薰染人的灵魂。

  就如我们热爱家乡,爱到了灵魂之上,爱到了心灵深处。有很多人能将家乡人眼里的荒凉歌咏到美丽无比,让人无限的神往。全国人民游西藏,西藏美丽不假,尤其布达拉宫,尤其虔诚……但人们对于西藏的认识我想是缘于一曲曲优美动听的藏歌勾魂动魄摄猎了众人对于雪域高原的深情向往,这就是心中的家乡,梦中的天堂。因为家乡给过我们欢快的童年、青葱的梦想、温暖和成长的深浓记忆。虽然家乡就这么一条名不见经转的小河,冬季依仗祁连雪水融汇而成的清澈水流,即使水面结冰,也涛声依旧,或夏日洪水倾泻时饱含泥沙的浑浊,激情澎湃,哪一种对我都是最美的景,是我四季里最想念的地方。

  雪花,冬季最美丽的衣袂,黑河之上最轻盈的精灵,大地最温润的滋养最轻柔的抚摸。其实,最爱雪花的是风,带着雪花飞翔,飞翔,去它们想去的任何地方,将雪花流放在属于它们的地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北方的雪,自由而奔放,晶莹而透彻,如我的黑河,如黑河水养育大的我们……

  冬天来了,美丽的雪花也来了。

  赞美雪的文章精选(八):

  盼望一场雪

  连续几天的雾霾之后,古城西安最后落了一场雨。

  那雨,是细小也微渺的。时而飘飞,时而却又仿佛已然止息。

  太多关于晴朗的渴望在心底里燃烧。期望每一天清晨起床后,站在窗前看到的是已然微蓝的天。或许,天色还未完全透亮,但是,却也能够看出几许蓝天的模样。

  出门的时候,天色渐次地明亮起来。而鼻孔中,也有十分清新的空气漫入。

  这些时候,总会十分怀念儿时的那些冬天。

  那时候,天空总是蔚蓝的、净澈的。即便是数九寒天,太阳也会照常出来,午间,总是想要晒一场太阳。什么事情都不再去做,只是,只是静静地坐在温暖明亮的阳光下,眯缝起双眼。而其时,若是有音乐在耳畔回荡,那就最好,最好了。

  微雨过后的古城,果真天蓝了起来。

  早晨出门,就看到了深蓝色的天。虽然有些冰冷,但是,空气确是清新的。许多人,都不再戴口罩了,他们,是想要多多地呼吸这样难得的清新空气吧?

  没有雪。仍旧还没有雪花飘来。

  自然,也会在心底里盼着一场雪。那样的白皑皑的世界,彷如梦幻中的童话世界一般,于是,一切全都无比完美起来了。

  银川的老同学发来几张照片。

  原先,那边下雪了。地面上,已然积了厚厚的白雪,树木都玉树琼枝的样貌,世界也都银装素裹起来了。

  看到雪地里留下的一串串脚印,自然也会想起许多。那许多也都和雪有关。年少的,甚或就是几年前的雪天里,自我在空旷的雪地上,踩出一串串的脚印。也会转身去看那一串串的脚印,有感动和怀想,漫过心头。

  一条路,完全都被白雪覆盖了。路旁的小树,一棵棵都完美到彷如梦境。

  也有一棵近距离拍摄的树木。是棵什么树,我并不认得。只是看到了那些在莹莹白雪下红得生动可爱的小小果实。它们并不畏惧寒冷和冰雪的模样,总会给人以欣喜和力量。

  某条路的路灯下,白雪飘飞。夜色已来,四处一派寂静。

  想象着若是一个人漫步在雪中,会是怎样的情形。

  或许,秀发会被雪花濡湿。衣服上也会有雪花安静地飘落。然而,总是不想惊动它们的,也并不会感到寒冷,更会伸出手来,让飞雪静落于掌心。

  也许,那些落在我掌心中的雪花,很快很快就会融化,然而,那样的融化,却仍旧会是一种感动和温润。

  一颗心,在纷扬的雪中,总是欢喜的。

  也饱满,也灵动,更温情……

  些许过往,总会飘飞而来,带着感动与温暖、轻盈与难忘,一如,一如眼前飞飞舞舞的雪花。

本文来源:https://www.jyzhk.com/gaokao/73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