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jyzhk.com--学校排名】

  《夏了夏天》小说,总有人说,初三能让人一夕成长,但是,这样的成长,是否也是最后青葱岁月的心灵的祭奠?

  【微电影剧本】梦想开花的夏天

  1场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 黄昏 公路

  一农家少年骑着自行车沿河岸疾驰而来。车后座载俩竹篓。自行车拐过一座石桥,驶进村东头一农家小院。少年大喊:

  “妈,我考了全县第三!”

  2 场 院内

  农妇手里择着菜迎出:

  “真的?”

  邻舍们有的端着饭碗,有的抱着孩子,拥进小院:

  “六宝真争气,成了咱村第一个大学生!”

  “六宝妈,这下往后可不愁了!”

  “咱以后也像你六宝哥,考个大学生!”少妇逗怀中幼子。幼子哦了一声,众人哄笑……

  3场 凌晨 室内 远近鸡啼

  六宝咧着嘴醒来。六宝妈端来饭菜,摆到屋正中小饭桌上。

  “妈,你咋不早点叫我?”

  “今天不是出成绩吗,你就别跑那么远了。”

  “成绩要到下午才公布,我还是想跑远一些。我爸今晚回吗?”

  “你爸在县城帮人打家具,说好今晚回。”

  4场 院内

  六宝推出自行车,母子合力把放在厦底下一对竹篓抬到后座上。

  5场 公路

  六宝飞身上车,车把起初左歪右斜,六宝极力稳住。车轮旋转越来越快,六宝自在地吹口哨。

  6场 清晨 爬坡路

  红衣女孩吃力地推着自行车,车后座上载俩盖着新鲜桃叶的竹篓。女孩气喘汗流,用肩膀揩下巴上的汗珠。车子忽然轻了,女孩纳闷地转过头。

  六宝黝黑的笑脸,鼻梁上翘着晒爆的硬皮。

  7场 下坡路

  女孩推车捏闸,六宝在后拽着车屁股。

  8场 上坡路

  六宝推车,女孩助推,问:

  “你也是学生吧?”

  “恩。你呢?”

  “我二中的,今年高考。”

  “我一中的,也是今年高考。你学的理科?”

  “不,我文科。考得好吗?”

  “还行!”梦境再现,笑,“你呢?”

  “我想考北师大。你篓里装着什么?”

  9场 下坡路

  六宝推车捏闸,女孩在后拽着车屁股。

  “甜瓜。”

  “去哪里卖?”

  “县东。”

  “一百多里呢!”

  “那里一斤瓜可以换一斤二两麦子。我家还指望着用瓜给我变出学费呢。”

  “我家也是。”

  10场 公路

  两辆车并排停在路旁。女孩从篓里拣仨大红桃放到六宝瓜篓里,六宝也挑俩白酥瓜放到女孩篓里。

  “你骑上先走吧。”女孩笑着习惯性地抬手撩额发,雪白额头与黑红脸蛋对比鲜明。

  六宝看得愣了,半天反应过来,一边答应一边准备上车,背后传来:

  “哎,今天下午就出成绩了,你不去教育局看吗?”

  “我把瓜处理完就去。你呢?”

  “我卖完桃去。再见!”

  “再见!”

  六宝端端正正跨上车,端端正正地骑着。再回头,红色身影已变小。六宝自在起来,小声唱起歌来,跑调的歌声越来越嘹亮:

  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认真的过每一分钟\ 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

  11场 公路

  歌声若有若无,女孩习惯性地抬手撩额发,若有所思地跨上车子。

  12场 上午 县城菜市场 各色买卖人等

  “桃多少钱一斤?”一只胖手在篓里上下左右地翻拣。

  “一块钱三斤。”女孩带着不满。

  “哟!就这烂桃还卖这么贵?一块钱五斤,行不行?”头也不抬,一只贱手仍在翻动。

  女孩抿着嘴。

  “哎,你这小妮儿卖东西咋这么不活泛?一块钱四斤,行了吧?”

  女孩面无表情。

  肥婆这才察觉女孩内心的厌恶与反感。

  “哎哟!撞邪了!不在你这买,我还吃不成桃儿了?”把篮里的桃子恨恨地倒回去,挎着空篮悻悻离去。

  对着肥婆背影,女孩狠剜一眼,低头看被肥婆倒回的桃子,脸上的胜利变成沮丧。

  旁边摆苹果摊的大姐:“学生妹,做生意不能那么死拿!”

  “姐,这不是价钱问题。明明是今天早上起五更新摘的桃子,怎么到她那破嘴里就成了烂桃?”

  “那现在可不就成了烂桃?”“苹果姐”冲竹篓努嘴,被肥婆倒回的桃子开始变色。

  女孩把烂桃捡出:“姐,我从小就跟着我爸卖桃,因为桃子容易烂,所以我才忌讳别人说‘烂’字。姐,你知道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就是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卖上苹果。那时,我觉得卖苹果很有身份。”

  “苹果姐”笑。

  女孩也笑。

  13场 正午 村头槐树下

  换瓜人群渐渐散去,小女孩眨巴着眼睛看六宝。

  六宝整理瓜麦。

  14场 村路

  小女孩前面走,六宝推车跟在后面。

  一个整洁的红砖小院。

  小女孩喊:

  “爷爷,我想吃瓜!”

  一退休干部模样的老者走出:

  “哪里卖瓜的?”

  “县西。”

  “哟,要骑好几个小时!你还是个学生吧?”

  “今年高考。”

  15场 院内

  老者递给六宝一条毛巾,六宝在院中压井上自己压水,洗脸。

  婆婆端出一大碗饭菜,六宝狼吞虎咽地吃,头一歪,坐在凳子上睡着了。

  老两口爱怜地看着,把剩下的小半篓甜瓜一个个捡进圆筐。

  婆婆提来半袋麦子,老者摆摆手,指了指六宝的自行车:前梁上搭半袋麦子,后车座上驮一袋,一个篓里装半袋。

  “我要吃桃!”小女孩指着前车篮。

  婆婆看向车篮:白毛巾散开一角,露出红桃嘴。

  六宝醒。

  老者递过一沓钞票。

  六宝摆手:“要不了那么多。”

  “孩子,你大老远的不容易。以后再来,先来家歇歇脚。”

  六宝从篮里拿出桃子放在桌上:

  “给妹妹吃。”

  六宝推车出门。

  小女孩拿桃,喊:“奶奶,桃下面有钱。”

  老两口追出门外。

  16场 村路

  六宝远去的背影。

  17场 黄昏 县教育局门前

  六宝把车扎在路旁,腿仍机械打颤。

  女孩走过来,心疼地:

  “累坏了吧?”

  “你找到你自己的吗?”

  女孩指着一张奖状大小的喜报。

  500分以上的成绩是以喜报形式张贴,500分以下的是以表格形式抄写在一张大红纸上。

  “你叫夏端午?506分?文科这个分数肯定能上重点!”

  “你叫什么名字?”

  “田六宝。”

  理科喜报栏有一处空白,喜报上没有田六宝。两人把理科上榜表格从头到尾找了一遍,还是没有!六宝慌了,眯着眼又从头到尾找了一遍。

  18场 画面:

  教室,六宝一边看书,一边啃着冷馒头。窗外飘着雪花。

  暮春,麦田,六宝刨坑,母亲点种花生。六宝皱眉。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小记事本,翻看单词。继续刨坑,嘴唇微动。

  高考考场,六宝自信地答题。

  六宝震惊和失望的脸。

  19场 路旁

  端午把六宝前梁上搭的麦袋搬到自己车后座上,还想再搬,六宝摆手,醉酒一样跨上车子。

  20场 郊外 暮光熹微

  “六宝,你排行老六吗?”

  “你猜我为什么叫端午?”

  “很多人都以为我是端午节生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一天出生的。”

  六宝望着端午。

  “我是我爸端午节那天捡来的。”闪现画面:一倔老头敲着烟袋:“你们不愿意养,我自己养!不花你们一分钱,我照样会把这个小闺女养大!我还要供她上学,上大学!”老头的二子三女媳妇女婿有的苦笑,有的撇嘴。襁褓里的女婴咯咯笑出声来。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告诉自己,不能放弃。六宝,今年不行,还有明年!”

  21场 坡路 起风

  六宝和端午分手。

  22场 河岸 暴雨

  六宝车胎瘪了,他在泥泞中摸很久,终于摸到罪魁祸首——半截断砖,怒吼着把它甩进波涛汹涌的河里……

  23场 书房

  坐在电脑前,中年的端午喊:

  “儿子,来看看妈妈写的剧本。”

  一十多岁的男孩跑过来:

  “是写我的吗?”

  “是以爸爸妈妈为原型写的。”

  “给我糖吃我才看。”

  端午笑着拿出一颗糖果剥开塞进儿子嘴里。

  “妈妈,我爸爸当年没考上?”

  “你猜呢?”

  “恩——”男孩挠头。

  端午习惯性地抬手撩额发。深思的脸。

  24场 县教育局门前

  拥着许多看榜的学生和家长。一个耳后夹着一只铅笔的老木匠指着一张喜报:

  “田六宝,我儿子,568分,全县第三……”

  一青年农夫站在一旁。

  “田六宝,我家老六,养五个闺女才得这一个小子……”让烟,“你儿子也高考?”

  “早着呢,才上小学。”

  六宝爹小心翼翼揭喜报。身后妇女:“这老头,你咋把人家的分数给撕了?”

  六宝爹把喜报拿在手中,冲着众人:

  “田六宝,我儿子……”

  25场 书房

  小男孩恍然大悟:“哦,原来是我爷爷捣的鬼!”

  端午:“其实,就算你爸当年没考上,又有什么要紧?只要有梦想,去追求,梦想迟早都会开花。”

  26场 碧绿瓜田,挂满果子的桃园,新型农用车,果农笑脸

  男孩画外音:“妈妈,暑假回老家看爷爷吧,我想爷爷了。”

  端午画外音:“我看你不是想爷爷了,是想爷爷地里种的甜瓜了吧?我们也要回去看看外公,外公九十多岁了。”

本文来源:https://www.jyzhk.com/gaokao/19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