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jyzhk.com--中学】

  村头那棵灯笼树,每逢春天便吐绿,夏天便开花,秋天便落叶,这是自然法则。如今,正是秋天,灯笼树的叶子纷纷落下,貌极丑陋。秋天来了,一年一回,从不缺席。于是,我渴望……渴望春天的阳光,渴望枝头的绿叶,渴望满树的灯笼花。

  渴望春天,尽管那时的灯笼还未“点火”,只是一堆“纸”。漫步在树下,抬头仰望,就能望见成群结队的绿精灵,在树梢上蹿来蹿去。它们一会儿爬到树的顶端,一会儿藏在树的身后,一会儿又放肆地给树挠痒痒,挠得树尖声大叫:“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才肯罢休。这群绿精灵,可真是顽皮!我喜欢这群绿精灵,喜欢属于它们的城堡,即使它们的喜悦、欢乐就像是藏在水晶球里的风景,永远可望而不可即,但只要能看着它们咧开嘴笑的样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春天渐渐过去,绿精灵越来越绿了。绿得浓郁,老练。夏天的一把火“点燃”了灯笼,那堆“纸”一下子膨胀起来,一点一点地胀大,到快要胀破了肚皮才停止。灯笼里泛出的点点火光,让灯笼远远看去就像是披了件橙红色衣裳的少女,亭亭玉立在枝头,这少女们偶尔还会在枝头轻歌曼舞。那姿态的优雅、美丽,叫绿精灵们全都看傻了眼,以至于它们竟然忘记了欢呼,等回过神来后,才响起热烈的掌声。这时候,少女们的脸颊微微泛起红晕,羞涩地侧过脸去。

  阳光越来越强烈,少女们的橙红色衣裳渐渐换成了大红。远远望去,真像满树的大红灯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办喜事呢。可是我的担心也接踵而来——秋天快来了吧!

  我贪婪地欣赏着红红的灯笼花时,叶悄然褪去了那浓郁的绿色,秋的色彩开始偷偷溜进叶的身体,一点一点,直到连最后一点绿也被挤出去。我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

  我讨厌秋。尽管秋的时候灯笼红得更娇艳了,但叶的绿没了。叶变成了和灯笼一样的色彩,在夕阳残照时,也确有几分姿色。但是那种美,是凄美。正如诗人所说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秋天的灯笼树也很美,但是却被迫走向那残酷的冬。不出数日,叶会全部落下,灯笼会全部“熄灭”,它们的生命将完结。所以我讨厌秋,渴望春天。

  我渴望春天,渴望绿色。绿是生命的色彩。我渴望大自然可以青春永驻,永葆绿色。但这些都是不可能的,自然法则早已将我的渴望一次次击碎,又一次次重组。尽管自然是一位公正的法官,但我仍要保留我对生命的一丝渴望。

  如今,正值秋天,我却渴望春天的到来。

  

本文来源:http://www.jyzhk.com/zhongxue/36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