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jyzhk.com--小升初作文】

  演奏二胡按弦时指尖触弦的状况对二胡的发音是至关重要的,那么大家对于左手按弦的方法都熟悉了么?下面就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二胡左手的按弦,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二胡左按弦的正确方法是如何的

  二胡左手的按弦方法

  1.按弦的力度应恰到好处

  演奏时手指按琴弦按得太松会使声音发虚和失真,逐渐增加手指按弦的力量,到一定程度就会获得纯净、优美的声音,如再继续增加手指按弦的力量就会使手指出现紧张并使二胡的发音质量变坏。这样不但影响二胡的发音,而且还会给左手的换把、揉弦等左手技术的发展带来困难。演奏者应当力求用能获得纯净、优美声音的最小限度的手指压力来按弦,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在二胡上演奏出好听的声音来。如果按弦时过分地使手指用力敲击琴弦,那么正是由于这个敲击的动作使指尖对琴弦产生一种僵硬的压力,从而影响了琴弦充分自如的振动,因而在二胡上就发出质量不好的声音。这种声音是发木的、软弱的、发散的和缺乏弹性的。

  2.发挥指根关节的作用

  那么,怎样才能使我们的手指尖在触弦时既自然灵巧而又富有弹性呢?当然我们不能采用靠手指本身用力压弦的方法,因为手指尖是我们全身最弱的部位。指尖是负担不起这强加给它们的任务的。这个任务应由指根关节来承担。当我们在按弦时应先由指根关节将手指抬起,然后靠指根关节的动作将手指轻松自然地落到琴弦上,这时指尖与琴弦的接触是轻松的、灵活的和富有弹性的。采用这种方法按弦,我们就能在演奏时很容易地获得由琴弦充分自如振动而产生的乐音。这里,手指通过指根关节的动作自然起落的力源感觉离指尖越远就越容易保证指尖与琴弦的良好接触,也就越容易演奏出纯净、优美的声音。由于我们在手指按弦时克服了手指对琴弦过分的强制性的压力,因此我们就能在二胡上演奏出使基音和其泛音得到自由的和有规则振动的优美声音。

  许多二胡演奏者由于采用了不适当的按弦方法,即用指尖死压琴弦,因而在他们的指尖上都长出了老茧。采用这种费力的按弦方法是绝对演奏不出优美的声音来的,即使你有最好的右手运弓技术也不可能演奏出优美动听的声音来。一位好的二胡演奏家,他的演奏必定是既简单而又不费力的。在二胡演奏中左手沿琴杆上下的运动和左手手指在琴弦上的起落动作都必须非常轻松自如,手和手指不能对琴杆和琴弦施加任何僵硬的压力。这对二胡的发音是极为重要的。

  靠指根关节的动作来按弦对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来说是很有效果的,而在用小指按弦时问题就并不那么简单。由于小指比其它几个手指更弱,所以我们很容易用小指本身的紧张来取代指根关节的作用,往往使小指变得僵硬,这时在二胡上发出的声音必然是软弱的、没有弹性的。为了克服这种现象,我们必须将小指自然下落的力源感觉移到更远的地方,移到腕关节处,然后应用杠杆平衡的原理通过腕关节的动作自然地将小指落到琴弦上,使小指的触弦变得轻松自然而富有弹性。这样,我们在用小指按弦时就能象其它几个手指一样在二胡上演奏出优美动听的声音。

  3.手指尖触弦的部位及内、外弦按弦的要求:

  前面谈了演奏二胡按弦时手指尖触弦要轻松、灵活而富有弹性,并特别要求演奏者在按弦时要通过指根关节的动作来使手指在琴弦上轻松自如地起落。下面想具体地来讨论一下手指尖触弦的部位及内、外弦按弦的要求。

  为了让手指尖非常有弹性地按到琴弦上,要求手指斜按在弦上,指尖与琴弦的接触点在指尖肚偏上部份。这样,手指骨不直接对准琴弦,更能使指尖触弦轻松、灵活而富有弹性,更有利于在演奏中使琴弦充分自如地振动。二胡的两根弦由千金使他们几乎并在一起,但实际上由于琴马的关系两根弦之间还是有一定的间距的,尤其是越到高把位琴弦间的间距就越来越宽,由于两根琴弦间存在一定的间距,所以为了使得手指在按弦时指尖与内、外弦的接触点保持一致,在手指按内、外弦时持琴的姿势就必须作适当的调整。在上把位按外弦持琴时,左手虎口底部稍稍离开琴杆,食指指根关节里侧处轻轻靠在琴杆外侧上,大拇指的第一关节与第二关节里侧处轻轻靠在琴杆内侧上,这样的持琴能保证按弦的手指的指尖肚偏上部分与外弦轻轻地接触。在上把位按内弦持琴时,左手虎口底部应与琴杆微微接触,食指指根关节里侧处仍轻轻靠在琴杆外侧上,大拇指的第一关节与第二关节里侧处也轻轻靠在琴杆内侧上,这样就能保证按弦的手指的指尖肚偏上部分与内弦轻轻地接触。

  在二胡演奏中,演奏者如能做到上面所要求的那样来按弦,并保持左手臂、手腕、手和手指的放松,保持手指尖触弦的正确、灵敏和富有弹性,在二胡上演奏出优美动听的声音也就不会十分困难了。

  4.自然放松怎样强调也不过分

  匈牙利女小提琴教育家卡托·哈瓦斯 (Kato Havas)在《小提琴演奏的新途径》一书中指出:“事实一再向我们证明,好听的声音是和个性、才能没有关系的,它不是多年来艰苦练习的结果,只不过是在必要的时刻,把正确的压力用于正确的地方而已。”所以要在二胡上演奏出优美的声音,必须要有一种正确的运弓方法和按弦方法,在必要的时刻将正确的压力用于正确的地方,当然这种压力应该是一种柔和的、有弹性的、活的压力,任何僵硬的、没有弹性的、死的压力都会使琴弦发生错误的、不规则的振动,很难发出好听的声音。不光是运弓时使用了不正确的压力会毁坏二胡的发音,就是左手手指在按弦时同样也存在着一个怎样正确地用力的问题。卡托·哈瓦斯(Kato Havas)在《小提琴演奏的新途径》一书中指出:“错误的运弓可以毁坏世界上最好的左手技术。”“正是在我们的手指尖和琴弦接触的时候,有关音质的生死攸关的问题就产生了。”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在二胡演奏中左、右手的自然、放松怎样强调也不会过分。美国著名小提琴家埃里克·弗里德曼(Erick Friedman)在谈到亚沙·海菲兹(Jascha Heifetz)演奏小提琴的情况时说“他的手放松得象一个芭蕾舞演员在空中飞。我一直感到如果我站得离他太近,呼吸太重的话,我真能把他的琴和弓从他手中吹掉。”可见演奏乐器时需要多么的放松。

  二胡左手触弦点与按音力度

  由于每一位演奏者手指的粗细和指尖的肌肉状态不尽相同,加上乐曲中不同的情绪对于音色的要求也有许多变化。

  因此我认为:在保证按音动作敏捷的前提下,触弦点应适当的“因人而异”,手指较细的人按音时位置可稍偏向指肚,但如果结合揉弦演奏的话,触弦点的位置安排就需要 “因曲而异”了。比如在以“滚揉”的方式演奏《第一二胡狂想曲》(王建民曲)的6/8拍的旋律和2/4拍的慢板旋律、《春诗》(钟义良曲)的慢板部分或《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陈钢编曲)7/8拍的歌唱性段落时,按音的位置就应以指尖为宜。因为用这个位置按音可以使手指关节更加松弛,上下滚动的揉弦动作和着力的感觉也更加均匀,奏出的音响效果也更富有歌唱性。

  如果在演奏《江河水》(东北民间乐曲、黄海怀移植)和《一枝花》(民间乐曲、张式业改编)等乐曲时,就需要以指肚按音并利用手的握力感觉,结合以“压揉”和“保留指”为主的方式效果更佳。此时由于按音手指的着力感觉较为稳定,只要动作的频率控制均匀、则声波的高低变化也会更加稳定,奏出的音色也会相对更浑厚淳实。

  至于按音时手指的着力分寸和感觉,我认为在音乐的旋律要求力度较弱时,应呈“三点鼎立”的状态,即以拇指和食指根部接触琴杆的部位与按音的手指相结合,在按音手指的主导驱动下着力按音(此时虎口呈虚松的自然状态)。如需以较重的压揉方式表现激昂、坚韧、悲愤、痛苦等情绪时,划腕关节应该微微的“凹”下一些,在按音手指的主动压力中结合保留指与虎口的反压力感觉。

本文来源:http://www.jyzhk.com/xiaoxue/46087/